头顶“巴菲特”光环的比亚迪似乎永远不缺少注视的目光,在业绩变脸、裁员风暴之后,◀比亚迪最后一张底牌——“新能源”日前也遭遇挑战。

比亚迪锂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亚迪锂电)计划斥资82亿元,在深圳市龙岗区宝龙工业区兴建一座新能源材料基地。如果不是同项目用地仅一路之隔的邻居们对污染隐患提出质疑,这一号称“世界最大的新能源电池厂”、“深圳市2011重大项目”的新能源项目将顺利成为比亚迪又一光环工程。

据了解,新能┄┅源材料基地未来将主要生产铁动力电池。电池厂用地距离周边居民区仅百余米,靠近深圳市三大水源地,环评报告不足七天内便通过,而在环评审批前项目已先行施工……其间种种问题,怎一个“乱&rd┎quo;字了得?

然而,这一“光环”最终还是未能逃过公众的抗议。2011年10月23日,比亚迪承诺即日起暂停建设新能源材料基地项目;11月14日,比亚迪锂电公告变更该项目的发展规划,再次申报环境影响评价。

无论此次环评是再次“一路绿灯”,抑或是相关部门收紧有形之手,这场污染风暴都将是比亚迪新能源发展的一次惨痛教训。

首次环评错漏百出

在比亚迪此次污染漩涡中,争议最大的是铁电池厂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和审批,而这也最终导致了该电池厂的“暂时停建”和“项目变更”。

事实上,最早揭起幕布一角的是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亚迪精密制造),可谓是“兄弟犯错、父兄受罚”。

比亚迪精密制造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宝龙工业区,亦常被称为宝龙比亚迪。它是比亚迪四大工业基地中距离深圳市区最近的一个,主要负责比亚迪IT部分生产,而新建的新能源材料基地则选址在毗邻宝龙比亚迪西侧的一块工业用地上。

2010年底开始,住在宝龙比亚迪西北方向仅百余米外的振业峦山谷小区业主开始不断闻到刺激性气味,他们开始怀疑该公司的喷涂车间涉嫌排放的有毒气体。

“从早到晚不时会出现特别难闻的味々道。有时像油漆味,有时★像下水道的馊味,有时就是各种味道混杂。”业主刘小琳告诉新金融记者,她所居住的9栋刚好位于小区边上靠近比亚迪的一侧。

“很多业主闻后出现头晕恶心、喉咙堵塞、呼吸困难、胸闷等〨症状,越来越多的老人小孩得了呼吸道方面的疾病。&rdquo╱╲;但刘小琳的描述很难得到比亚迪方面的认可。因为&σldquo;能否证明工业中毒,要基于居民的长期健康检查报告和环境监测结果。&rdqйuo;

从2011年初起,业主开始联合向龙岗街道办事处和比亚迪提起申诉。但随着整改一再拖延,业主们维权也不断升级:龙岗区人居委、龙岗区国土局、深圳市人居委、中华环保联合会……

牵涉进来的机构越来越╯╰多,但是比亚迪提出的整改期限还是≠一拖再拖,最终拖到了翌年1月20日。

显然,这样的拖延政策对比亚迪来说实非上策。“在维权过程中,我们发现了更大的问题。”刘小琳说。她所指的正是电池厂的环评审批之乱。

2011年6月3日,深圳人居委网站公布了当天下午召开的《比亚迪新能源材料项目基地环境影响报告书》(下称“环评报告”)专家技术审◑↔↕▪查∴会,2011年6月8日,按专家意见修改后,经专家组长和市人居环境技术审查中心复核,专家技术审核意见初步完成。6月10日,该环评报告审批通过。

“要在小区和水库周围建电池厂,⿷没有任何公示,也没有征求居民意见,那么快就通过了审批,除去中间端午假期,实际只花了4天。”刘小琳表示。

“环评刚通过时,深圳人居委网站上曾经公示了环评报告全文,当时有细心的业主还曾下载下来。可是后来经过业主们闹过几次,9月前后,我们发现原来的报告被撤掉,换上了一份环评报告简本,新报告中很多内容被隐去了。”峦山谷的另一位业♀主高磊告诉记者,“现在连简本也找不到了,幸亏我们之前作了公证。”

记者翻查了审批方深圳人居委和报告™编撰方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的网站,均未找到当时公示的报告简本。华南环科所该项目负责人康女士表示,为了维护网站,公示放一段时间就会撤掉了,而她也拒绝对外提供报告原件。

在业主提供给记者的报告简本中写道:“收集135份调查问卷,根据调查∩,83.▨7%的受访者支持本项目的建设,16.3%的受访者表达无所谓的态度,没有受访者反对项目的建≡设。调查的各个单位均支持本项目的建设。”

“这段话写得很可笑。”高磊说,“比亚迪说调查问卷是他们负责做的。但是做这份问卷时既没有经过社区管委,也没有经过门口保安,我们的业主都没见过这份问卷,如何能证明结果的公正性?”

康女士也承认问卷是由比亚迪提供的,“按照法律规定公众意见都是由建设方提供的,我们会抽取有疑义的公众进行回访。”康女士告诉记者。

然而,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以下简称《环评法》)第十一条规定,专β项规划的编制机关对可能造成不良环境影响并直接涉及公众环境权益的规划,应当在该规划草案报送审批前,举行论证会、听证会,或者采取其他形式,征求有关单位、专家和公众对环境影响报告书草案的意见。

按照这一规定,编制机关华南环科所如何能将公众意见搜集的工作交给建设方比亚迪呢?当记者问起正在进行的二次环评公众意见搜集情况时,康女士依旧告诉记者:“目前主要的意见♯♮由比亚迪方面搜集,届时将由他们反馈过来。”

电池厂的前世今生

环评报告显示,该电池厂总投资82.5亿元,其中铁动力锂离子电池项目78Ⅱ亿元,太阳能电池组件项目3.7亿元,*电源系统项目5000万元,新能源及车用零部件项目2900万⿳元‖。项目建设期约两年,预计2013年竣工投产。

奇怪的是,80多亿的投资项目,在比亚迪A股招股书、半年报、三季报上均只字未提,这同比亚迪在新能源方面一向高调的姿态有所不同。

在污染风暴被掀开之后,比亚迪对此更是三缄其口。新金融记者多次致电比亚迪董秘吴经胜,得到的回答是:“正在出差,对这个事情并不了解。&rdq⿱uo;

比亚迪公关田宇也表示对项目进展情况并不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亦未得到比亚迪方∟面任何正面回复▽。

根据环评报告,该项目并非新建,而是比亚迪锂电一期工程的改扩建项目,主要新建铁动力锂离子电池、电源系统生产线、太阳能电池组件、新能源及车用高端零部件等产品的生产线以及配套工程。

关于“比亚迪锂电一期工程&r◥dquo;,在比亚迪今年5月发布的招股书中曾经提到。招股书十三章《募集资金运用》中指出,募集资金将用于三大项目,其中“深圳市比亚迪锂电池有限公司锂离子电池生产项目”总投资为4亿元人↕民币,其中固定资产投资3.1亿元,流动资金8700万元,将全部使用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投入。

环评报告的制作时间是2011年4月▀,招股书5月发布却为何不曾提及?事实上,铁电池厂的规划还远早于这两个时间。

据报道,2010年8月27日,深圳市为向特区30年献礼,60个项目同时启动,其中就包括比亚迪在宝龙的新能源材料基地。

高磊记得,8月份的某一天,有市领导来这里奠基。那时候有业主ㄨ隐约知道,原先被称为“汽车电子产业集聚基地”用地改头换面,成了“新能源材料基地”。

一个月后,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网站上显示,比亚迪锂电通过竞拍获得G02ǐ113-0032地块。在编号为深龙产发协2010第7号的《深圳市产业用地发展协议书》上显示,其土地用μ途是新能源材料基地ф地块,准入产业为电池制造。9月25日上述项目用地用途“审批通过”。

2011年6月,已经动工两个月的项目通过了深圳市人居委环评审批。直到10月23日,深圳人居委组织峦山谷业主和比亚迪召开了一个协调会,比亚迪宣布暂停电池厂建设。

铁电池生产何去何从?

“协调会上,比亚迪一位刘姓的高层曾经明确对我们保证,电池厂从第二天起全部停工,直到整改结束。”刘小琳说,“但是他们后来一直在盖,没有停过。”

在项目现场,新金融记者也看到有工人和运沙车进出工地。“项目从4月份动工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两栋厂房基本建筑,现在正在进行外部装修。”一名施工工人告诉记者,“但是从10月起,除了在建的两栋厂房外,其余厂房Ц全部停工,可能要到年底才能恢复建设。原来招了三四百个工人,现在就留下了三四十个。”

根据环评报告显示,项目建成后将包括三个系统的电池工厂群:锂电池组装厂、锂电池材料厂和太阳能电池厂。主要建筑物有生产厂房19座,变电站、污水处理厂、研发办公楼等附属建筑各一座。

该项目生产的铁动力电池将于2013年实现4.0GWh/年的产能,2014年实现8.0≥GWh/年,这相当于2010年全国锂离子电池产量之和。

在比亚迪11月14日提出的变更后环评申报中,去除了磷酸铁锂(正极)、石墨(负极)、陶瓷板及电源系统四部分生产系统,仅保留污染相对较少的部分配件的生产和最后的组装环节,保留均以组装为主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和新能源及车用高端零部件的生卌产。

记者对照第一次环评公告中显示的厂房布局,磷酸铁锂溶剂生产占3栋厂房,石墨生产占2栋,电源系统生产占2栋,如果变更,仅这三部分生产系统就将减少7栋厂房,面积或超过全部用地三分之一。

变更规划后,比亚迪必然面临一连串问题,被移除的生产环节将要搬往何处;多余出来的三分之一用地如何利〒用;配套产品生产以后,物流仓储增加的成本如何解决?

这些突如其来的问题可能※对比亚迪来说也是一个未知数。董事会办公室公关总监张小锐在邮件中回复记者:۩“这些涉及公司投资、资金等方面的问题。对比亚迪来说,是比较敏感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比亚迪铁动力电池生产主要集中在惠州大亚湾的比亚迪基地,而不久前惠州比亚迪同样遭受着环保的考验。

惠州环保局2011年6月24日公┓布的《惠州市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信息公告》显示,主要危险废物产生企业前五位中,惠州比亚迪实业有限公司危险废物产生量以5712.9吨位居第4名。

“所谓新能源,不只是在使用过程中无污染๑,而且要在制造过程中也没有污染。这是我们普通公民的理解。不知道比亚迪是如何理解和解决的。”高磊表示。

尽管比亚迪已经提出了第二次环评申请,但由于《环评法》规定研制单位有权选择采纳或不采纳公众意见,因此项目仍然可能上马。中华环保联合会接到业→主投诉后,已指派ō一名志愿律师,目前业主和该律师正在商讨走民事诉讼的程序,向比亚๑迪提出索赔。尽管具体索赔数字还要商议,但曾有一名业主提过“每户赔偿100万”的说法。

目前宝龙片区已经建成南约村、新建村、新沙村、卓弘高尔夫雅苑、金地、仁恒等地产项目,加上在建的宝荷欣苑保障房项目,有业主∨估计,未来2-3年该地区居住人口将达到35万。

一旦峦山谷业主诉讼得到支持,比亚迪要担负的赔偿也许不仅限于这一社区。

如此看来,比亚迪想从污染漩涡中顺利抽身,还需要一段时间。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